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信息 > 流金岁月

流金岁月

2014年11月21日 09:07:33 来源:都市晨报:[ 2014年10月26日 ] 版次:[ B07 ] 访问量:15216

 高念章(黄南社区)

   第30个教师节刚过,913日,我应邀参加了徐州三中1974届高中毕业生年级聚会。只看他们发的《注意事项》印有“请勿餐桌抽烟,请勿过量饮酒,请勿酒后驾车”,我就知道他们确实长大了。

   见到我这惟一的老师代表,大家一起向我扑来,争先恐后地问:“我是四连×排的×××,您还记得不?”“记得,记得!”仍然调皮的学生随之“将军”:“我那时什么样?”“你是黄毛丫头,他是毛头小子。”逗得大家前仰后合。读者诸君可能有人纳闷,地方中学怎么还有部队番号?说来话短,那是“全国学解放军”的年代,这些小学三年级没有读完的孩子,中断学业3年后,号称“新三届的69届”于1969年划片进入三中。依照应该666768年毕业的序列,编为四连,我任连长,下辖14排,800多“官兵”,相当于一个加强营。按说,我不配参加这次聚会,因为高中阶段没教他们。我们的师生缘其实短而又短。他们刚升初二,我被隔离审查,关在教学楼西头的楼梯间。没想到现在竟遇见了曾经看押我的学生。

  “老师,您还记得吧?有一天半夜下雨,我们趴在桌上睡着了,您开门上厕所给我们盖衣服。”“记得!”话虽这么说,我真的不记得。当时,他们十三四岁,白天学工、挖防空洞,疲惫不堪,能不困吗?我给自家孩子盖被子,也不记得呀!要说记得,他们还真有一次爱心之举让我至今难忘。那年中秋前夕,天气转凉,专案组派一个叫刘胜利的学生去我家拿衣服。他主动要了一个月饼似的小镜子,背面嵌进我女儿刚拍的百日照。中秋之夜,趁如厕之机,仰望高悬青天的玉盘,借助如霜的月光,仔细端详女儿胖嘟嘟的圆脸,再看左右贴身保镖的两个男孩,顿生“明月此时有,一市共婵娟”的幸运,我心里无比甜蜜。听说刘胜利因为残疾没有考上高中,我倍感惋惜。

   “老师,请听我背一段毛主席语录:Political power grows out of the barrel of a gun(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秀英语的是58岁刚退二线的领导干部,然后,她绘声绘色地模仿我当年如何带他们朗诵的,并问我还记得吧。也许受我影响,他们这一届五个班出了四五个外语老师和翻译,在一中、三中、大学和国企供职。此时,我忽然想起另一个记性好的学生。他是陆小华博士,曾任新华社新闻研究所所长、《中国记者》杂志总编,现任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总编辑。1988年来徐公干,他听说我早已调出三中,在机关北大院上班,专程去办公室看我。一进门,便规规矩矩地从牛仔裤的后兜里掏出类似护照的记者证,“啪”地一声放在桌上,请我“验明正身”。寒暄之后,他问我是否还记得我当年顶住“不学ABC照当接班人”的压力,教他们用俄语唱《东方红》。接着又十分得意地告诉我,他是如何根据我外语相通的理论改学英语的,还说,采访老外不带翻译,他的同事目瞪口呆。

   席间,刚在台上煽情的学生坐到我身旁:“我刚才说忍辱负重教我们的老师,就是您!”隔离前,我确曾有过先被批斗,然后上课的辉煌。至于忍辱负重,没有印象。那时,一上三尺讲台,看见“先天不足”的孩子渴求知识的眼神,犹如嗷嗷待哺的雏燕,我就来了精神,恨不得倾其所学武装他们,弯腰低头的不适早已荡然无存。

   韩文公曰:“古之学者必有师。”只要心存师恩,我们哪个没有问过傻傻的问题?只要把“传道、授业、解惑”奉为天职,哪个老师会念念不忘曾经的举手之劳?

编辑:申玉君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郑重声明:本站全部内容均由本单位发布,本单位拥有全部运营和管理权,任何非本单位用户禁止注册。本站为教育公益服务站点,禁止将本站内容用于一切商业用途;如有任何内容侵权问题请务必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基于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严格履行【通知—删除】义务。本单位一级域名因备案流程等原因,当前临时借用网校二级域名访问,使用此二级域名与本单位官网权属关系及运营管理权无关。徐州市第三中学 特此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ICP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联系邮箱:344926228@qq.com | 邮编:221005|
北京网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仅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