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信息 > 老英语组长被骂是“Local tryrant(土豪)!”

老英语组长被骂是“Local tryrant(土豪)!”

2014年09月26日 11:07:30 访问量:14384

我曾在徐州三中工作20年,官至外语教研组长。虽说显微镜下看不见,毕竟改写了我们高氏祖祖辈辈“为农一身轻”的家史,所以感情颇深。59日上午,突接老友来电,说大家很想我,定于次日在某饭店聚会。别人都已收到信息,只等我表态。我们分别整整32载,虽说同在一市,但很少见面,更无往来。我激动不已,当即回答:“准时赴约!”

晚饭后又接一电话,是来自台湾的张人俊先生打的。我们曾是会上文友,春节在台,他们夫妇送我们名酒,让我过意不去。他借返乡祭祖间隙,想于10日来徐看我。老先生已经83岁高龄,我可担待不起。我们决定去新沂看他们。我把临时变动告知聚会发起人,请求转达我对老同事的问候以及歉意。孰料,那夫子当即拍板:顺延一天,不见不散。让我更加感动。

聚会临时改在三中下坡一家招牌有“土”字的饭店。那饭菜之丰盛,即便我们12个老男人穿越到适逢三年困难时期的风华正茂时代,也不可能吃完。这汤未动,那羹全剩。饭毕,那些仁兄全然把“忘记过去意味背叛”抛到九霄云外,争先恐后向外冲。只有我不顾斯文,风卷残云。

挤上52路公交车,一双双大大小小的眼睛顿时向我聚焦。人家唱“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我呢,“左手拎汤羹,右手拎饭菜,身上还背着个双肩包,只得乘客帮刷卡”,也够“歌意”的。落座之后,我一边感受让座的温馨,一边估算能传递多少正能量。忽然,背后传来一句刺耳的英语:“Local tryrant(土豪)!”这词像我偶尔用来骂个别随地便溺的同胞所使用的swine(脏猪)一样,最熟悉不过了。因为我是笑骂,人家总赔笑脸,无需翻译。会外语,真好!不过,今天不好。我转脸细看,原来是一对女流,气质不凡,那骂我的更胜一筹。从她们英汉夹杂的交谈中,我知道她来自美国,因为她提到的地方有好几处我都去过。我虽如芒刺在背,但并不计较。我判断,她挤公交车,无非猎奇。不然,怎会知道咱们已与国际接轨,学会打包了?

接着,她说:“国外打包,是迫不得已,多因情况特殊,才把剩下的一点带走。”我这才想起30年前,曾报道香港大老板把仅有的一只龙虾用餐巾纸包走。“一个人如果连自己吃几碗干饭都不知道,还有多大出息?国外也有人虚荣,所以打包前总是喊‘Doggie bag(狗食袋)!’至于拿回家是否真的喂狗,只有天晓得。”

我坚持到黄河新村,急忙下车。起身后,我用英语轻轻地说:“小姐,谢您骂了!”她十分惊愕地对同伴说了一句英语:“天哪,他会英语!”她哪里知道,我“被土豪”了。

编辑:申玉君
评论区
兰陵笑笑生(2016/4/22 22:53:18)

厉害!

回复 支持[0] 反对[0]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联系邮箱:344926228@qq.com | 邮编:221005|
北京网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仅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