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信息 > 母校三中,因之而来的随想

母校三中,因之而来的随想

2019年06月18日 09:43:34 来源:爱武荐 访问量:118255
(作者简介: 马毅, 毕业于徐州三中99届初三6班, 02届高三6班。南京大学数学系理学学士,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硕士,目前就职于某上市证券公司证券投资业务部门负责人,深耕证券投资领域十余年,同时被聘任为南京大学学生生涯规划导师,南京大学校友紫金会理事,南京大学校友固定收益协会理事)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依稀记得1999年参加母校五十周年校庆的情景,学校里阳光灿烂,隆重而欢快,彷佛就在昨天,那时我还在读初三。一晃二十年飘去了,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时代这艘大船一直在前行,流逝着每个人的百态人生。曾经故黄河畔低矮的小房子已经被高楼大厦所取代,印象里还都是小青年的恩师们已经鬓角斑白,曾经的少年们已经携家带口的迈入中年的旅程。深夜时,当我停顿下来繁忙的生活节奏,静静的思绪飞回曾经美好的三中时光,那是我的初心之地,也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追忆似水流年

    从小就喜欢阅读文史类的书籍,也有时会搞点文艺小创作,小学三年级之后每年都会自创一些相声或小品的剧本,来到母校读书以后还是如此。尽管课业慢慢繁重起来,然而自由发展的空间还是给了我很多机会,最终在高一的春夏之季创作了一出名为《梦境》的荒诞剧达到了中学阶段的高潮。还记得那个深夜里突然涌出意识流手法灵感时的激动,穿越的古今元素,飘渺的灯光和音乐……还有我和小伙伴们合作同台演出的酣畅创造,月光下的操场是那么美好,欢声笑语在夜空中飘荡。依稀记得后来在大礼堂演出两场获得巨大反响的样子,台下此起彼伏的欢笑掌声,舞台上的小伙伴们都表演的很过瘾,以致于演出之后入戏的状态久久没有散去。那晚大家去云龙湖的一个餐馆庆祝了下,男女同学彼此吐露心肠,获得了释怀,那出戏剧好像真的带给了小伙伴们发现了梦想和自我的潜能,窗外还有一阵阵夏雨前来伴奏,那个是属于我们的十六岁青春。
    遗憾的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创作过戏剧,再也没有能感受到那种将不同元素搭配在一起的剧烈的创作喜感,而是被置于人生这出大戏之中,此起彼伏。行走在五彩缤纷而又光怪陆离的街区中,穿梭于红与黑的婆娑光影间,让人感觉时而古典、时而现实,又亦或是一场魔幻主义的演出,关于人性,关于对世界的终极问题的求索。
   最大的幻灭之处在于,二十年前在语文课堂上听到的几个新生名字:余杰、孔庆东、摩罗、韩寒……那是象征着九十年代末期席卷文坛的一股新兴力量。用许知远的话来说,余杰少年锐气式的批判,孔庆东的嬉笑怒骂,摩罗的外省青年式的自我剖析,都正好击中了青年人最柔软的部位,而韩寒的文学才气和之后的哗然退学,成为激起那个年代小伙伴们热烈讨论浪花的一颗石子。随后我步入了繁重的高考备战,步入了成年,步入了网络时代,但我依旧在关注他们。
    时光有时候很残忍,回忆起来你会心疼的看到这些曾经标识性群体的分道扬镳,曾经的黑马文丛的好伙伴三侠客,分别变成了极端异见人士、媚俗民粹主义和狂热民族主义,两封绝交信掷地有声的戳破了脑海里曾经九十年代末带给我们的幻象,《杯中窥人》的少年也似乎活成了他曾经讨厌的样子。
   而分道扬镳的,又何止那些曾经灯塔般的偶像人物呢,你我的人生航向何尝不是在这场大戏中而分的越来越远呢?一次偶然的机会,加入到一个中学的同学微信群中,而一个同学的不断发言,让那个寂静的群一下子刷屏般的活跃起来,那时间似乎每个人都很兴奋,似乎尘封在箱底里的二十年前的人物一股脑儿全都飞了出来,已经为人父母的同学还在纠结着曾经学生时代的疙瘩和心结,让人吃惊那曾经的偶然不经意误会伤害的心理阴影有那么持久。那晚的刷屏火爆就像一出烟花一般,盛开后徐徐绽放,而后钻入夜空,慢慢消逝,微信群又恢复了寂静。
   我记得那个黑马文丛的才子曾引用的一句句话也是深深的触动我:与你同行的人,比你到达的方向更重要。我们的方向不同了,同行过的那段岁月,却在时光的过滤下更为动人。
   而母校三中就是我们曾经同行过六年的青春圣地,镌刻着我们每个人的美妙回忆。母校七十华诞,真诚的祝福曾经的每位师长同学人生幸福!

第一个路口与梦想

    人生漫长的旅程就是经过无数个岔路口而选择方向的结果,而1996年夏天的小升初考试,就是我所经过的第一个路口。有些思想早熟的我,在那个年纪已经开始自律而执著的挑战着内心定下的目标——考进这所从围墙外看着极其神秘的中学殿堂。还记得考前的那个夏夜,静谧的夜空群星闪烁,耳畔是时钟的嘀嗒声响,闭上双眼,脑海里呈现的是月光照耀下一弯流淌的溪水,毫无困意……于是那夜辗转反侧的兴奋成就了我的第一次失眠。第二天下午按部就班的考完试回家后,一下子熟睡了十八个小时……不久,红榜出来了,我以不错的成绩考进了三中。
   许多年过后,当我们卷入时代的洪流中来回穿梭游荡时,似乎习惯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关游戏,节奏越来越快,名头越来越大,突破了曾经狭小的三点一线的局促空间,满世界的去寻找那从未见过的极光。当欲望与疲惫裹挟着人性中的弱点,逐步在忙碌中吞噬着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曾经纯净而热烈的好奇心时,回到人生的第一个路口,回到那所承载了自己六年青春成长时光的母校记忆中,重新寻觅那些美妙的圣洁火花,成为了自己在迈向不惑之年的一次心灵朝圣。
   “长大了想做什么?”我们都有许多缘起于儿时的梦想。
   曾经把初中物理教材扉页科学家们的头像撕下来贴在家里书桌的墙上,有爱因斯坦、牛顿等等,旁边也不忘贴上自己的照片……夜深人静的时候,合上作业参考书,望着窗外屋角上的一弯新月,似乎觉得自己未来也可以发现某些宇宙定律或者造出火箭飞船的装置。
   几年中学时光,在初中语文秦晓华老师和高中班主任赵静老师的引导和人文熏陶下,我涉猎了古今中外大量的文豪和文艺青年们的作品,一时间,钻入繁华似锦的精神食粮的宫殿之中,嬉笑怒骂,恣意行走,感受那些妙笔生花的趣味,好不潇洒飘逸。于是,似乎觉得自己未来也可以做个文学家。
   而夹在政治和历史课中的哲学流派同样吸引着我,苏格拉底、黑格尔、老子……课余之时从书店搬了几本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哲学典籍摆放在书桌前,错落有致而富有内涵的逻辑之美,甚至高三时曾考虑过大学是否报考哲学系。
   那六年的岁月,纯净而古典,现在看来似乎有些飘渺和不太真实,然而那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过。许多年后,曾经自己几个梦想的斑斓气泡一个个被成长的经历所戳破,现实和生存的压力告诉我既没有科学家的禀赋,也无文学家的才华以及哲学家的条件,二十岁左右是精力充沛同时也是梦想灯塔之慌乱无措的时候,质疑自己是否来自乌托邦,好像庸常才是人生的常态。成年之后的梦醒时分,是略有苦楚的滋味,海市蜃楼已经不在,而航船找寻的新大陆究竟在何方?梦里花落知多少,离开母校迈入成年之后的第一幕主题词——生存。

体育

    母校在历史上是一所以体育见长的学校,培养了无数体育健将,其中就包括当年称霸篮坛的胡卫东。而为了备战1999年中考的体育加试,学校当年从我们初三伊始就开始组织每个人进行晨练,记忆犹深的就是每日的长跑、横跨操场的蛙跳、定期的铅球投掷训练。
    从深秋开始,穿过严冬,度过暖春,日复一日的锻炼,对我这种从小就体弱多病、隔三差五打针吃药的人来说无异于一次体能素质上的蜕变。打心底里感谢母校送给我的这份厚重的人生大礼,能让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种种困难压力和经历低谷期时,通过体能运动项目的锻炼而暂时忘却烦恼。挥汗如雨的长跑,与日月相伴,掷地有声的挥拍扣球,寒往暑来。母校的体育精神教给我的就是要做个自强不息和心态阳光的人,懂得拼搏、竞争与合作。  

编辑:申玉君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徐州市第三中学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syj118@163.com | 邮编:221005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21 www.xz3z.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徐州市第三中学 四川省江油市第一中学 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 河南省长葛市第二高级中学 临颍县博雅学校 忻州教育网 莘县实验高中 河南省鹤壁市鹤翔小学 清水河县阳光幼儿园 利津县高级中学 忻州市第十中学 泽库县西部民族中学 河曲县文笔联校 河南省驻马店市第三高级中学 河曲县教育科技局 忻州教育资源网宁武频道 宁武县实验小学校 汝南师范学校附属小学 广饶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 霍山县黑石渡中心学校 莘县教育培训中心